金鸡坡财经网:有着最新最全的财经新闻,股票资讯。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评论 > 正文

放水养鱼还是放水救象——央妈喂了谁?

07-26 评论

放水养鱼还是放水救象——央妈喂了谁?

——危险的货币错配

我一直说,中国经济是一只大笨象。

大政府和大银行喜欢大投资,大搞基建,大兴土木,我们的经济模式非常的笨重,典型的特点是大项目,大投入,大制作(好比张艺谋的电影一样),重资产,高负债,高杠杆。

看看世界五百强排名和他们的利润来源,可以发现,中国经济是一个虚假的繁荣,靠五大银行,五个大房企,十大基建类的央企支撑的。这样一个高大上的经济模式,表面上看起来很好,但实际上是很脆弱,是假大空,这种经济是不可持续的。

我们很多人从骨子里喜欢大项目,重资产项目。好大喜功是人的本性。

我们需要发展蚂蚁经济,小鱼小虾经济,而不是大象经济,富人经济,房地产经济。

我们不停地放水,原本希望放水养鱼,给小微企业和农民输血。

结果却发现,我们的钱最后都是在救大象,防止大笨象破产倒闭,我们不好意思直接说,总是以养鱼的名义来放水,然后转手就给了几个大笨象。

我们在不断放水来维持大笨象的经济模式。中国一直在走老路,中国的发展模式一定要改,不改的话就会麻烦,这种新瓶装旧酒,不可持续,是自欺欺人。

中国的大政府和大银行模式在危机时期非常流行,中国的经济好比负重前行的一个大象或者骆驼一样。重资产和高负债模式不可持续,隔一段时间就靠放水来维持,所以经济是越到后面越危险。

我们不改变靠垄断,靠大政府,大银行,大项目模式的话,不去发展这个蚂蚁经济,改变大象经济模式的话,中国到后面会越来越危险,就会不可持续,而且为了维持这种又不得去发更多的这个货币,于是陷入恶性循环。

央妈的奶水已经不够喂饱这只大笨象了。

我们在过去10年,搞了好几次四万亿,2008年的4万亿只是一个开始,从此开启了一个高负债和重资产发展的模式,就是大象经济。大象跳舞,中国经济出现了奇迹般的V型复苏,但是4万亿元刺激到了2012年就开始不行了,如果突然要停下来就会死啊,于是领导改变了放水的方式,不搞那个大水漫灌,我搞定向宽松和微刺激,慢慢的喂奶。接下来3年又搞了四万亿,通过支持棚改发了4万亿元的货币,把三四线的房地产拉起来了,大象又继续往前跑。

这个重资产,高负债的大项目的发展模式,需要不停的输血,这次是打点滴,慢慢打,到2018年经济开始下行,于是又开始搞放松,今年已经是第四次定向宽松了。

这次又开始搞微刺激,不搞大水漫灌,搞定向宽松。每当大象不行的时候,就给她喂奶,这种模式越来越麻烦。

中国的经济是骑虎难下,债务越来越多,资产越来越重,利润越来越薄,但是现在又没有办法,把这个债务卸下来,把这个大象经济给停住,所以还不能停,担心一旦停下来,大象经济会崩溃,会出现一个大的危机。

有效需求不足和滞胀问题,是收入分配不公,资金配置不合理造成的。通过破产,减少固定资产,改善收入分配是走出有效需求不足的一个办法。凯恩斯主义不可行。

根据柳欣的公式,工资加折旧加利息加利润等于消费加投资(w+d+r+利润= C+I),这个是从凯恩斯货币论中得出来的。

那么利润就取决于GDP的增长率,当今年的总支出超过成本,企业就是赢利的,当低于成本企业就亏损。而赢利使企业扩张,亏损会使它收缩,这是大不一样的。那么我们简化一下,假设工资等于消费,利润就取决于投资减去折旧加利息。投资又取决于利润。这就会形成一个累计的投资过程。比如邓小平南巡讲话,大家的投资就上去了,房地产价格上去了,利润上升了,这就会有更多的投资。投资越高利润就愈高。但是今天的投资就会变成明年的资本,成本就上去了,要保证企业不亏损,就要有更多的投资。

一旦停下来,或被宏观调控下来,企业就会都亏损。这样就能解释中国经济的波动。

我们现在也是骑虎难下,不敢轻易停下来,所以不得不继续放水养着大笨象。

美国经济实现成功的转型,是靠轻资产,靠人才和创新,靠股权,而不是靠债务和大项目,美国的经济发展非常好,我们依旧是靠债务,靠大投入,靠大项目,我们还在一个旧的模式里徘徊,美国是一个新的发展模式,上了一层楼。

不停地去靠那个放水来支撑大笨象经济,越到后面就越支撑不下去。

上半年我们已经是第四次定向宽松了,放了两到三万亿的基础货币。按照五到六倍货币乘数,就是十几万亿元的货币创造,但是市场发现还是不够用,因为很多这个钱被借新还旧,支付他的利息,有的死掉了,变成坏账了,要救大笨象,这点钱真是不够用。

我们现在放水就感觉有点饮鸩止渴,因为大笨象的债务太多了,他的利息负担和税收负担太重了,你不把他的负债率降下来,把利息降下来,单靠放水,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,越到后面越危险。

危险的货币错配和财政错位——中国的货币错配,财政错位很严重,出现了严重的扭曲。资源错配成为中国一个很大的问题。你把钱都给大笨象,蚂蚁还要不要活呀?

我们的出发点总是好的,希望定向宽松,通过专款专用,指定资金用途,来纠正这个货币的错配,防止钱又跑到房地产,跑到这个股票市场,跑到海外去,但是在一个非市场化的经济,这个效果很差,甚至是事与愿违,你越不希望他去,他偏要去那些地方。中国的货币偏在,也就是过度积聚扎堆在某一个地方特别严重。目前大部分资金过度积聚在房地产市场上。

每次放水之后,我们的这个货币错配问题更加严重了,经济结构扭曲反而更厉害了,所以我们现在需要改变这个错配。

财政错位和财政资金的错配问题也很严重,大量的财政资金不务正业,没有用来搞公共服务,而是用来投资和补贴企业,去搞基建拉动经济增长。

中国的结构性问题是非常严重的,需要花大力气去调整。

最近央妈放水是在财政和央妈吵架之后出台的,也是不情不愿。

央妈的徐局说得有道理,很多事情的确应该财政来做,比如用财政的资金去救助小微企业和三农,去救助有问题的地方政府,帮他们减轻债务压力,去救助问题银行,补充资本金,去帮助债转股的问题企业,这些事情都应该是由专款专用的财政来做,但是,财神爷说,我没有钱,所以最后还是需要央妈喂奶。

我们现在的错配很严重,把货币政策当作财政政策使用,这是一种典型的错配,会加大结构失衡。

这一次老大说,央妈你先上,财政也要更积极,马上跟进。你们要配合好,两个不能吵架,所以这次看看财政和央妈能不能配合好,我的观点是短多长空。

富人经济和穷人经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失衡越来越严重。

大一统的政策越来越解决不了结构性问题,比如统一加税或者减税,统一的放水。索罗斯的建议是对的,对富人加税,给穷人减税,采取措施缩小富人世界和穷人世界的差距,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,才是出路。

我们需要实施更加精细化的差异化减税和加税,差异化降息,差异化的破产和清算,差异化的社会保障。加强破产出清,每一次放水,都需要加快出清。

不破不立。我们的货币错配越来越危险,需要通过破产出清来纠正。


相关拓展:美国青蛙基本信息

体形与一般青蛙相似。个体比本地青蛙大,但比牛蛙小,最大个体500克左右。蛙体扁平,头小巨扁,鼓膜不很发达,眼小突出,前肢较小,后肢粗大发达,不善于跳跃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首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jinjipo.com/pinglun/20180726/22585.html

友情推荐:股票配资 上海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门户 技术